曾道人-香港曾道人-曾道人内幕玄机-香港六合彩曾道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20|回复: 0

商道门徒2》18:魔鬼在细节里

[复制链接]

213

主题

213

帖子

70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03
发表于 2018-11-27 16:00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第二天阿涓请假,说是亲戚来了。中午,上洗手间的时候,马桶又发出声音:“尊敬的先生,您的尿液颜色为浓茶色,有虚火症状,可能是失眠、熬夜或焦虑等原因所引起,建议您放松身心,注意休息。”我在洗手间给大汉打了个电话。大汉色唇未启笑先闻,乐呵呵地傻笑。我问他搞定了没有,他说昨天晚上用了7个避孕套。我说,你怎么这样对待淑女,对待淑女应该表现出最大的绅士。他说,,我答应给她一套房销售,她折腾了我一个晚上,到天快亮了才睡觉,我的腰都快断了,可能是太久没做了,今天满身酸痛。
  原来,天使在想象中,魔鬼在细节里。有些外表是淑女,一旦关了灯也许就变了。过了几天,大汉就带了三个炒房客来看房,两男一女,其中一个男的瘦骨伶仃,贼眉鼠眼;另一个男的是矮胖墩,身体横着发育,走起路来像一只鳖,四肢往外摆动。那个女的是个40岁左右的丰满少妇,有点慵懒的风骚,穿一条短裙,牵着一只白色的大狼狐,是公狼狐。可能是因为养尊处优,这条狼狐长得比野狼还健硕。真看不出这样的人能运作那么大的资本。也许人不可貌相。
  我悄悄问大汉说,不会是骗子吧?要小心点。大汉说,怎么可能,我已经跟他们合作过50多套房,他们几个人手上各自都有100多套房。我还是有点担心,我说,问题是现在房价不是在上升轨道的时候,已经开始走下坡路,他们不会那么傻在高位站岗吧?大汉说,老大,你还是太传统了,只要银行的钱能贷出来,对他们来说,不存在站岗的问题。我问:那谁来接货呢?大汉说,这个你其实不用为他们考虑,更不用担心,即使没人接盘,几个炒家也可以把房子轮流对倒,反正钱都是银行的。即使房价下跌,不用一年半载,肯定又被他们这些人炒起来,不信你观察,不要忽视这股力量,因为这股力量有官方背景和银行背景。这年头,猫腻决定利润,细节决定成败,忽悠决定效率。这个社会,变化无常,没时间和道理可讲,游戏规则的最高境界原来都是没有规则的。
  我亲自带他们去看房,阿涓说,吴哥,我陪你们去好不好?阿涓的肚子里有几条蛔虫我都知道,她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,认识一些大款。我想,晚上要请他们吃饭,有个美女陪同也是好事,便带上了她。其实,看房就跟大汉说的一样,走过场,只要确实有那些房存在,不是建筑质量太差就没问题了。我们转了一圈,矮胖墩已经气喘吁吁了。只好先带他们去东莞洗桑拿。我以为慵懒少妇不去,但她把狼狐的前脚扶上来,狼狐就直立起来,两只前脚趴在她身上,她抱着狼狐的头亲了亲,说:“Jack,我们今天也去玩吧?”说着就跟我们上车了。那只狗前腿一直趴在她的大腿上,吐着舌头,不停地舔她的大腿。车内的男人都妒忌那条狗,恨不得把它杀了,去替代它的位置。矮胖墩不时地回头看慵懒少妇和那条狗。
  我在桑拿中心旁边的药店给矮胖墩买了一盒5粒装的万艾可(伟哥),趁他不注意塞到他手里。矮胖墩看了突然哈哈大笑。我知道胖的人没什么动力,却又怕丢面子,所以给他一点发动剂。事先我又给翁红发了短信说,一小时后打电话给我,说有急事找我。翁红又答应了。洗澡、蒸完后,一个小时过去了,他们要进贵宾房做全套服务了,翁红还是没打来。第二次忽悠我,我非常恼火,打电话问她为什么忽悠我,她说:“我们离婚了,我没有义务为你做事,你找你的梅兰吧。”女人都是感性动物,你对她再好,她也会闹情绪。不想以后让自己的心太累,我决定对翁红彻底放手,让她自己照顾自己,不再担忧她的生活问题。车到山前必有路,没有我支撑,她也不会饿死。
  陈菲儿已经让林副区长去市里和教育局活动,我还是负责跟外国语学校沟通。学校方面没意见,校长说只要教育局同意,他们就执行上面的决策。这话等于是废话,是官场中的经典忽悠语言。主管教育的副市长说要找个时间跟教育局和宣传部开个会研究研究。这一拖就是两个月,我想走却又不能走。梅兰已经回来了。但还是哭泣忧伤了几天。她回老家休养得差不多才回来。我在她那边住了几天,天天道歉,天天尽心照顾她,她终于渐渐温和,不再生气。
  梅兰这段时间喜欢宅在家里,白天没事就看大盘炒股,看着她把资金刷进刷出,一会儿就赚了一笔钱,真是刺激。收盘的时候,我们就讨论或争论。我喜欢在一个股票临近冲年线的时候大胆杀入,她喜欢在突破年线并站稳时再杀入。她说我那样冒险,我说她保守。她重视技术,我重视大趋势。她说技术决定成败,我说谁也不要跟大趋势作对,世界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两人吵了吵,最后几乎异口同声地说,如果我们俩结合,肯定是股神,然后哈哈大笑。
  这样的日子多少有点惬意。这段时间上班自由点,但因为还没正式辞职,一直幻想着不久的将来,跟梅兰带着两个笔记本,早晚看股市大盘,平时云游四海,浪迹天涯,笑傲江湖。已经把辞职安排上日程,所以我已经把许多工作交给了张子强。张子强知道我要走了,他的发展空间似乎打开了,也对我有点友好而客气,所以他把金鱼眼的底子全部告诉我。我听了后,感觉背后似乎有点冷汗。张子强说,金鱼眼当兵退伍后,刚开始在关外做保安,后来纠结了一群无业游民在关外收保护费。公司上一任总经理有一次跟别人发生纠纷,被对方请来的黑社会把许多房子的玻璃砸坏了,这些房子都是正在装修的,对销售影响很大,报了警却没有结果,后来有人介绍总经理认识了金鱼眼,让金鱼眼帮忙调查。金鱼眼很快就假装查出来了,让一群躲在暗处的人赔了5万元,总经理对金鱼眼大加赞赏。
  但这个总经理直到被陈菲儿劝说离职后还不明白,其实,这事就是金鱼眼派人砸盘的。金鱼眼虽然自掏腰包找人冒名顶替陪了5万,但他却从总经理那里得到了15万合作调查费。也就是说,金鱼眼是这个事件中的操盘手,既砸盘又两边赚钱,戏演得非常周密。金鱼眼其实是个做单高手,也是个阴谋家。但陈菲儿及其家人都不知道金鱼眼这个背景,张子强说给我听,也许就是想借我的口去说。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,金鱼眼就进了公司当保安队长,几个月后就做了办公室主任。总经理后来在建筑公司那边拿了一点回扣,被金鱼眼打了小报告,把事情夸大,最后总经理被陈菲儿劝说自动离职,并把那点回扣收了回来。
  张子强显然对他很反感。公司里面许多人互相排斥,矛盾重重,谁都想把别人踩在脚下,然后爬上去。不过,我已经没兴趣掺和此事。很快,大汉就说那10套房已经可以签合同了。我们约了个时间,就把全部合同签了。过了几天,阿涓那套房也卖出去了,我给了她9.4折,她不打折就卖了出去,赚了0.6个点。陈菲儿很守承诺,并没有因为我赚了差价而不高兴,反而认为我在这么短时间内推出那11套劣质房而感到欣慰。她问我还能不能以这种对倒的方式再操作一次,再推出一批房,是为公司做的,不是承包给我的。我说我尽量努力吧,在我离开公司前推出一些是没问题,但估计这种方式炒不了太多,毕竟现在房价开始走下轨道,再牛的炒家也要控制一下资本,不能炒太多。她说,能否把你的朋友大汉介绍给我?我说,可以让他顶我的位置,或者给他个副总。
  陈菲儿表示有兴趣跟大汉见面。我告诉了大汉这一消息,但大汉此时已经是副总了,平级跳槽已经没有多少兴趣,他说,如果年薪40万以上,也许可以考虑。我的年薪此时也才19万,而且含税,大汉开价比我高了近一倍。看来人在坐稳的时候,跟站着说话是不一样的。要向老板讨价还价,就要先有退路,否则心里没底,交手一回合就处于弱势。如果有退路,交手再多的回合,也是平起平坐。
  学校改“公营”的事虽然一直有希望,还没最后落实。可是,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个神秘事件,小区学校里的师生都反映,每天晚上教学楼和会议室都有个妇人和小女孩的轮流哭声,吓得大家天一黑就躲进宿舍不敢出来,吓得学生一放学就拼命跑回家。我是无神论者,鬼这东西我不相信有真实的存在,鬼是在人的内心里。但是,那么多师生为什么心里会有鬼呢?到底谁是鬼的始作俑者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曾道人-香港曾道人-曾道人内幕玄机-香港六合彩曾道人

GMT+8, 2019-4-24 06:25 , Processed in 1.138802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曾道人 X3

© 2001-2012 曾道人 theme by 曾道人

返回顶部